地骨皮的临床应用经验,重用地骨皮治肺痨

地骨皮有退热除蒸之效”,这是我们所熟知的,前人治疗风毒、肺痨、骨蒸痨热、虚热内扰以及肺火喘嗽等证,方中必用地骨皮。古方黄芪鳖甲散、秦艽扶羸汤、清骨散、地骨皮饮、泻内散等,无不把地骨皮列为主要药物。

地骨皮

地骨皮是枸杞的根皮,甘淡而不腻,淡凉而不寒,滋肾阴而清肝火走肌表而降肺热,故适用一切阴虚火旺之证。刘老有两点体会:

其一,临证应用地骨皮,与清热、养阴之品合理配伍,十分重要。例如,清肃肺热,须与生石膏滑石配伍;退骨蒸痨热,应与青蒿、女贞子之类合用;补益正气,方中加入沙参、麦冬五味子等,疗效尤其显著。试举一例:10年前,本市某公司有一女性职员,患重症肺痨,咳嗽痰血,骨蒸潮热,盗汗气快,身体虚弱。曾大量用抗结核药、抗生素未效,遂服中药百合固金汤、紫菀汤等,疗效亦不明显,刘老经手治疗后,参其脉证,拟用秦艽扶贏汤、清骨散加减化裁,方中加人女贞子、五味子、青蒿、麦冬等养阴解肌之品,重用地骨皮50g,仅服10余剂,诸症悉减,后又坚持服药半年余,身体逐渐康复,至今宿疾未犯。

其二,用足药量,是取得良好疗效的关键:古今某些医方中,对于地骨皮的用量似乎略显不足,这对发挥其药效很有影响。一般书上的常用量,是在15~30g之间,刘老认为地骨皮的基本用量不能少于50g,否则疗效较差。10年前,遇一女性患者,系痨瘵病,西医诊断肺结核进展期,有活动病灶,长期低热不退,因对抗生素过敏,故找中医治疗。该病人系中学教师,略知医学常识,因又身体瘦弱,思想负担很重。参其脉证,拟投秦艽扶羸汤,方中以地骨皮为君,每服剂量为50g,经治3月有余,低热完全消退,体质大见恢复,拍片病变钙化吸收,心情愉快,上班工作。

上述两例,均属阴虚火旺,水不制火,阴阳失调,肺金被刑所致。方中重用地骨皮,意在滋阴降火,收敛虚浮之阳,俾令阴平阳秘,故收功效。按照惯例,治疗肺痨,似乎方中必用百部之类,临床所见不必尽然。痨之为病,一般而论,初期病情进展,多属阴虚火旺,迁延日久,或者体质虚弱,才会出现阳虚之症或是阴阳俱虚并见。以刘老之见,治疗肺痨,初期严密控制病情进展实属关键,而滋阴降火之法应为其基本治则。地骨皮抑菌作用较强,百部却仅能润肺化痰治咳而已,前者确胜后者一筹。由此看来,在滋阴降火的方药中,地骨皮应是不可缺少之品。

近年来,刘老曾治愈10余例典型肺痨患者,通过对地骨皮的药效观察,遵循“异病同治”的原则,临床中又作了新的尝试,例如长期低热不退,是病证中的一大难题,病因复杂,病状多乖,治疗中难度较大,特别是某些体征不够典型,仅有长期低热不退的患者,治疗中就更不是轻而易举的了。那么,按照中医的辨证施治之法,某些长期低热难愈的患者,能否治愈呢?刘老认为,凡是大病初愈或因外感传里化热未愈等,由于气阴两伤,造成低热缠绵者;凡经透视、化验等西医检查没有器质性病变,而午后或夜间必现潮热症状者;病因待查或被称为功能性低热者……都可以重用地骨皮,用滋阴降火之法进行治疗,效果还是比较理想的。1974年5月末,经治一张姓中年妇自述患低热已1个多月,早晨和上午身凉无恙,至中午自觉周身不适,骨节酸楚,午后则身疲乏力,五心烦热,夜间盗汗,醒后汗止。午后和夜间体温在37.4~37.6°C之间,次日上午则热自消退。曾去某医院经透视、化验等全面检查,未发现器质性疾病。按中医辨证,此乃属于阴虚火旺之象,拟用秦艽鳖甲散合清骨散加减化裁,重用地骨皮50g,方中加入沙参、生石膏、滑石等养阴、清热、解肌之品,服药1晚剂,体温基本恢复正常,继服20余剂,热退身安,诸症悉平。1975年8月刘老又治一吴姓女患者,22岁,未婚。该患月经期长,经量多,挟有疲块,小腹隐隐作痛。每次月经须10余日方净,月经来潮时,颜面潮红,头晕耳鸣,手足灼热,热甚有时须用冷水浸浴,或有心中烦忧之感。每次月经来潮期间,身有微热,体温波动在37.3-37.5°C之间。此患已有1年多,患者甚为苦恼。此乃阴虚内热,血室被扰所致。拟用滋阴降火、逐瘀生新、凉血止血之品,重用地骨皮50g,治疗3月有余,症状渐减,直至痊愈。

近年来,经治此类疾病,不下百余例,现就记忆所及,举此两例,以见一斑。以往,运用滋阴降火之法,治疗长期低热的确切有效方剂尚不多见,故不揣简陋,试进一解。

  • 地骨皮的临床应用经验,重用地骨皮治肺痨一文由发表,如发布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站长邮箱:fajueziyuan@qq.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