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柴胡汤的功效与作用,小柴胡汤加减运用医案

导读:本文论述了小柴胡汤的配伍特点,小柴胡汤的功效与作用,并收集了多个小柴胡汤加减运用医案。

小柴胡汤首见于东汉·张仲景《伤寒论·辩太阳病脉证并治中96条》“伤寒五六日,中风,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或腹中痛,或胁下痞硬,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咳者,小柴胡汤主之”,其在临床上广泛应用,是一首非常著名的经方。

小柴胡汤

小柴胡汤由柴胡、黄芩人参半夏、大枣、甘草七味药组成。本方是和解少阳的主方,历代医者认为此方的临床运用最为广泛,凡病在半表半里之间的即可投治。笔者临床30余年常用此方随证加减,用于治疗黄疸、头痛、胃肠道疾患等多种疾病,取得很好临床疗效.

小柴胡汤的功效与作用

现代运用

  善治感冒,适应广泛

柯韵伯曰:小柴胡汤“为少阳枢机之剂,和解表里之总方。”(不仅善治少阳经证,以解半表半里之邪,且善治太阳表证,以祛在表之邪。)本方既为少阳病之主方,理当出于少阳病篇,而《伤寒论》中却出在太阳中篇,可见本方原可治太阳病,为太阳与少阳统治之方。

古人云:若无虚,风寒小能独伤人。外邪之人,必因卫气不足,肌表失于固密,所以体虚之人(包括老年人在内),更易感冒,而小柴胡汤却为虚人及老人感受风寒最为的对之方。或曰:人体之虚有阴、阳、气、血之别,当于解表药中,或辅益气,或辅养血,或助阳,或滋阴,分别施治,何以竟用小柴胡汤一方统治?对此刘渡舟教授曾经解释曰:“因虚人感冒之病因病机,与仲景所揭出的病因病机理无二致,此皆不任发汗,故可用小柴胡汤统治之。方中参草枣补益中焦脾土,令谷气充沛,以为胜邪之本,合柴芩夏姜,从少阳之枢,以达太阳之气,逐在外之邪,此为扶正祛邪之妙用也..”

关于虚人感冒多属太阳,而竟用少阳之方,刘教授复解释曰:“体虚之人,卫外不同,外邪侵袭,可直达腠理。腠理者,少阳之分也。故虚人感冒纵有太阳表症,亦为病之标也;纵无少阳正证或变证,却总是腠理空疏,邪与正搏,故可借用小柴胡汤,从少阳之枢以达太阳之气,则太阳表症亦可除矣。”刘渡舟教授之论述,言简意赅,深切临床实际,亦可谓先得我心者也,故详加引述,以饷读者。由此可知无论经方抑或时方,治疗外感疾病诸方中,能广泛适应,普遍使用者,唯有小柴胡汤而已。

此外,小柴胡汤亦可治疗风温、瘟疫、湿温等初起证候。如《济阴纲目》曰:“小柴胡汤治瘟疫、内虚发热,胸胁痞闷,及在半表半里,非汗非下之证。”《得效方》谓:“小柴胡汤治挟岚嶂溪源蒸毒之气。”《苏沈良方》则曰:“此药极解暑毒。”类此之论述,诸书散见极多。是以知小柴胡汤不仅为治疗感冒风寒之圣剂,亦是其他外感热病之良方。

  “但见一证”,辨治独特

小柴胡汤之主证,医书每将《伤寒论》中“寒热往来,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称为小柴胡汤之“四大主证”。将“口苦、咽干、目眩”二三症称为“提纲证”。然《伤寒论》原文又有“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之文,对于“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历代名家所注不一,见仁见智各具心得。余临证间,以小柴胡汤治愈感冒发热者不知凡几,其中不乏小柴胡汤正证。然四大证中,仅“发热”起伏有时一证为人人所必具,其余三证及四证悉具者殊不经见,但口苦咽干证则为绝大多数患者所具有。不过,在以小柴胡汤治愈之病例中,其热型有典型之“寒热往来如疟状者”亦不多见,多数病例每每出现“热势按时起伏”,成一定时间之周期变化。寒热有规律之周期起伏,似可认为即是“寒热往来”之一种形式。

  不仅外感,内症多倚

小柴胡汤不仅为治外感热病之要剂,用以施治内伤杂病,同样功效独特,非同凡响。《皇汉医学》曾曰:“凡气管炎、百日咳、肺结核、肋膜炎、肠窒扶斯、疟疾、胃肠加答儿、肝脏病、肾脏肾盂炎症、妇人病等悉能治之。”虽已概括十余种病症,其实小柴胡汤于杂病中之治疗范围正远不止此。如《苏沈良方》又云:“常时上壅痰实,只依本方食后卧时服,赤白痢尤效,痢药中无如此之妙……”罗谦甫亦曰:“本方为脾家虚热、四时疟疾之圣药。”而唐容川于《血证论》中更是盛推小柴胡汤治虚劳咳嗽之功。余运用唐氏经验曾治一肺结核病人咳嗽、咳血、潮热、盗汗四大主症俱全,并见消瘦乏力,以小柴胡汤加杏仁白芍、天冬、百部,咳血、潮热、盗汗均止,仅咳嗽减而未净,以川贝、桃仁、丹参、平地木等随证加减,诸症全消。改拟百合固金汤培本善后(参见本书“小柴胡汤治愈肺痨”篇。)以是知小柴胡汤确为治疗痨咳之良剂,唐氏之说洵不诬也。现代医学界对于小柴胡汤之应用与研究,更加深入广泛,几乎遍及内、外、妇、儿、五官、神经等各科领域,应用病症亦日见其多,散见于诸书及期刊报道者,俯拾即是,原文俱在,恕不赘录。

视频讲座:养生堂专家陈明讲解小柴胡汤的功效

小柴胡汤的药理作用

免疫调节作用

小柴胡汤具有免疫调节作用,可抑制细胞增殖及诱导异常增殖细胞凋亡,可使子宫内膜异位症大鼠异位内膜明显萎缩。郑辉等建立大鼠内异症动物模型,探讨小柴胡汤冲剂治疗大鼠内异症的作用机制,发现小柴胡汤治疗大鼠内异症的作用机制可能是通过上调Fas蛋白的表达,促进异位内膜细胞的凋亡而实现的。左连东等的研究表明小柴胡汤对EMS大鼠异位内膜有明显抑制作用,其作用机制是通过调整局部环境中的免疫状态和功能而诱导细胞的凋亡和坏死。

小柴胡汤能促进骨髓机能,激活巨噬细胞,增加白细胞介素1的产生,增强TH细胞与B细胞活化,诱导干扰素,增加抗体的产生,从而达到增强机体免疫功能的目的。川喜多卓对小柴胡汤的免疫药理作用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发现小柴胡汤对促细胞分裂素活性、多克隆B细胞活性以及佐剂活性均有诱导作用,小柴胡汤能促进B细胞成熟,并促进机体产生抗体。周红的研究证实小柴胡汤具有增强免疫功能的作用,对长期应用糖皮质激素引起的肾上腺皮质功能低下及不全,能通过促进垂体-肾上腺皮质而起明显改善作用。小柴胡汤在调控免疫反应方面具有多种复杂的机理,以对免疫抑制状态最为有效。

  抗炎作用

小柴胡汤具有激素样及非激素样抗炎作用,能抑制嗜中性粒细胞的趋化性,稳定细胞膜及溶酶体膜,抑制水解酶的释放及抑制巨噬细胞分解白三烯,从而减轻肝细胞的免疫损伤。河福金等观察小柴胡汤对酒精性肝损伤的防治效果,结果显示本方能促进肝内糖、蛋白质的合成,增强肝细胞对有害因子的抵抗能力,能很好地保护肝细胞膜系统,提高其稳定性。周真通过实验研究发现小柴胡汤能够诱导细胞白介素产生,认为这种作用是该方抗炎作用的基础。刘中景等研究发现,不同剂量的小柴胡汤对DHBV的复制均有一定的抑制作用,而以20倍剂量组的抑制作用最佳;且小柴胡汤中不同的药味对DBHV均有一定的抑制作用,而全方作用较半方及单味柴胡为优,显示了复方治疗的优势。

  抗肝纤维化作用

肝纤维化是慢性肝病向肝硬化发展的必经阶段,目前认为,肝纤维化的形成过程主要取决于胶原的合成、沉积、降解、吸收的动态平衡。当胶原合成与沉积大于降解与吸收时,肝内胶原纤维增加,就会逐渐形成肝纤维化。肝纤维化消退的特征是肝纤维化基质的降解和正常肝组织的恢复,提示促进细胞外基质各成分的降解是抗肝纤维化治疗的重要途径。动物实验显示小柴胡汤对大鼠肝纤维化有良好的干预作用,可延缓肝纤维化进程。张琪等采用四氯化碳、花生油制备大鼠肝纤维化模型,并用不同剂量的小柴胡汤进行干预。结果表明小柴胡汤通过在肝纤维化早期下调金属蛋白酶抑制因子TIMP-1 mRNA的表达而减轻大鼠肝纤维化的程度。

小柴胡汤的配伍特点

1 柴胡配黄芩以治胆 柴胡味苦性微寒,气质轻清,以疏少阳经中之郁热;黄芩味苦性寒,气味较重,以清少阳胆府之邪火。二药相合,经府同治,疏清并行,使少阳郁热即从外散又从内彻。

2 半夏配生姜以治胃 半夏味辛性温,能燥湿化饮,下气止呕;生姜味辛性微温,能温中降逆,健胃止呕,并制半夏之毒。二药相伍,其用有三。①调和胃气以止呕。半夏温燥化饮,生姜辛散开结,二药皆能降逆止呕,合而用之,则饮去结开,胃气和降,则呕自止。②辅佐柴胡、黄芩以逐邪。柴胡、黄芩为苦味药,半夏、生姜乃辛味药,苦味药具有泄热之功,辛味药具有散结之能,苦以泄之,辛以散之,因此半夏、生姜不仅能够治胃止呕,而且还能帮助柴胡、黄芩以散少阳之郁热。③运行人参、甘草、大枣之泥滞。人参、甘草、大枣均有甘温补益之性,三药配伍姜、夏,则补而不滞。

3 人参配甘草、大枣以治脾 人参、甘草、大枣俱为甘温之药,对于一般外感病证而言,用人参等甘温之品具有闭门留寇之弊,小柴胡汤选用此三味药,其用亦有三。①扶正驱邪。少阳为小阳,弱阳,抗邪之力不强,病入少阳,正气不足,故用甘温之药以补益正气,扶正抗邪。②防邪内传。少阳为三阳与三阴之枢,正气不足之时,少阳之邪倘若内传三阴则太阴首当其冲,故当遵守“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之则,扶助脾气,使少阳之邪不得内传太阴。③调和诸药。既抑制柴、芩之苦寒,以防伤脾害胃;又抑制姜、夏之辛燥,以防耗气伤津。

3 小柴胡汤的临床应用

小柴胡汤不仅能够治疗外感病,而且能够治疗许多内伤杂病,因此千百年来一直为历代医家所推崇。笔者在临床上应用小柴胡汤治疗一些常见脾胃病,发现只要辩证准确,应用得当,常常效果显着,令人满意,今略述一二,以供参考。

小柴胡汤医案

1 小柴汤汤加减治胃痛

姚某,女,50岁,职业:高中教师,平素性情急躁,爱发脾气,最近由于临近高考,工作压力大,加上疲劳过度,以致胃脘疼痛,伴有食欲不振,干呕反酸,嗳气不畅,胸胁胀闷,情绪烦躁,失眠,口干苦,大便不畅有排不净之感,小便黄,舌边尖红,苔白黄,脉弦细,曾在他诊治,胃镜检查显示:慢性浅表性胃炎伴胆汁返流,肝胆超检查无异常表现,给予奥美拉唑、西沙比利等药物,疗效不明显,于是到我院来诊。

辩证:胆木郁热,克犯胃土,治法:疏胆泄热,调和胃气。

处方:小柴胡汤加减。

柴胡30g,黄芩15g,栀子10g,生半夏10g,生姜3片,元胡10g,郁金10g,炙甘草6g。

二诊:服药7剂,胃痛大减,偶有胀满之感,嗳气,食欲好转,舌淡红,苔白,脉细,改用四逆散加减。柴胡10g,枳壳10g,生白芍10g,栀子10g,炙甘草6g。

三诊:服药5剂,诸症消失。

2 胃痞

于某,男,39岁,职业:厨师。患者自诉半月前因工作失意而借酒消愁,遂致胃脘堵胀不舒,按之不痛,食欲减退,频频嗳气,嗳气之后胃满之感不减,大便不畅,小便黄,神情默默,有时烦躁易怒,口苦而且发粘,舌边尖红,苔白腻,左手脉沉细,右手脉细滑,胃镜检查显示:慢性浅表性胃炎伴胆汁返流。

辩证:肝胃不和,胃气壅滞,治法:疏肝和胃,消痞散结。

处方:小柴胡汤合旋覆代赭汤加减。

柴胡20g,黄芩10g,旋复花6g,代赭石10g,生半夏10g,竹茹20g,枳壳10g,炙甘草6g,大枣4枚,生姜4片。

二诊:服药7剂,胃满已经减轻,时而嗳气反酸,口发粘,乏力,脉细滑。

旋复花6g,代赭石10g,柴胡10g,生半夏10g,茯苓10g,党参10g,炙甘草6。

三诊:服药5剂,上证好转,给予香砂六君丸以善其后。

3 腹痛

张某,女,42岁,职业:工人。患者以往有腹痛病史,每于劳累过度或情志不舒而发作,昨日与丈夫吵架之后,突然腹痛不止,伴胁肋疼痛,胃胀恶心,频频嗳气,右上腹按压疼痛,无反跳痛,莫菲证阳性,神疲乏力,口干苦,舌红苔黄,左手脉弦细,右手脉弦滑,肝胆B超检查显示:慢性胆囊炎。

辩证:肝胆气郁,横逆犯脾,治法:疏肝理气,缓急止痛。

处方:小柴胡汤加减。

柴胡20g,生白芍15g,佛手10g,郁金10g,川楝子6g,生半夏6g,党参10g,炙甘草6g。

二诊:服药5剂,诸症好转,腹痛偶尔发作,胃有时胀满,嗳气则舒,舌淡红,苔白腻。脉细弦,仍以上方加减。

柴胡10g,生白芍10g,佛手10g,郁金10g,党参10g,炙甘草6g。

三诊:服药5剂,诸症消失。

4 三叉神经痛

陈某,女,48岁,农民,2004年5月初诊。自述近半月头部左侧耳前及太阳穴区域剧痛,齿痛难忍,在乡镇卫生所打针吃药(消炎镇痛药)无明显好转,为此烦躁不安,甚痛苦,伴恶风,眼眦多,大便不畅,口苦,舌红苔薄白,脉浮弦。病属中医头痛,辩证:少阳不和,风邪入中。治以:和解少阳,祛风止痛。方用小柴胡汤合川芎茶调散加减。处方:柴胡10g黄芩12g半夏10g泡参30g川芎10g羌活10g白芷6g荆芥12g防风10g炒川楝12g刺蒺藜15g蔓荆子10g甘草3g。水煎服。服上方二剂后病情缓解,剧痛明显减轻,眼眦仍多,小便黄少,口苦,大便不畅。守方继服3剂后痊愈。

按:《冷庐医话 头痛》云:头痛“属少阳者,上至两角,痛在头角。”皆因“少阳经行身之侧。”此案发病急,恶风, 多系外感风邪所致,少阳经气血失其通和,故其经脉所行之处为外邪侵犯而见头侧耳部疼痛。小柴胡汤可和畅气机,达到和解少阳,祛风止痛之功。

5 胃神经官能症

王某,男,42岁,农民,2005年7月初诊。自述:数月前因与邻居发生口角,次日在田间劳动时,突感胃胀痛,自觉腹中有热气撞心上冲于头,伴心悸目眩,摇摇欲坠,持续数小时而止,其后每日必复发,渐感头痛、纳差、肋下痛、胀气、口苦咽干、寐差、遗精、溲多,舌红苔薄脉弦滑,多方治疗效差。脉证合参,证属肝气犯胃,治宜疏肝,理气止痛。方用小柴胡汤合左金丸化裁,处方:柴胡10g黄芩12g法夏10g泡参30g吴萸3g黄连10g木香10g荆芥10g羌活10g白芷10g防风10g甘草3g生姜2片,水煎,沉香10g研末冲服,服上方三剂后,自觉各种症状或减轻,或消失,再服两剂调养而愈,未见复发。

按:此病迁延数月,自觉症状重,屡口服药无效,经西医检查又无器质性病变,治疗颇棘手。因为病因由情绪所致,故对病人进行了耐心的诱导,化解情志不畅,增强病员战胜疾病的信心,并用通和气机之小柴胡汤合理气止痛之左金丸化裁服用,方取得佳效。故可见临床治病不仅要药治,更要注意心治,运用恰当可有事半功倍之效。

6 习惯性便秘

杜某,女,68岁,教师,2008年3月初诊.自诉:近两年便秘,大便2—3天一次,每次排便用时长,且特别费劲,大便不干。现四日未解大便,心烦、胸腹满胀,食欲差,口苦,舌淡苔白滑,脉弦。此属少阳证兼腑气不通,治以和解少阳,通畅气机。方用:小柴胡汤合厚扑生姜半夏人参汤加减。处方:柴胡10g黄芩12g法夏10g党参15g厚朴15g大腹皮15g云苓12g大枣12g生姜3片,水煎服。服上方三剂后,胸腹胀减轻,排便较前通畅,守方再服三剂,诸状缓解。大便通畅而痊愈。

按:老年人习惯性便秘多为脾虚便秘。《伤寒论》66条“发汗后,腹胀满者,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主之”,主治脾虚腹胀。此患者的便秘腹胀均由脾虚引起,又有小柴胡汤证,故两方合用效果显着。

7 黄疸性肝炎(甲肝)

叶某,男,60岁,居民,2000年8月初诊。自述:巩膜及全身皮肤发黄、尿黄一周,逐渐加重,黄如清油状,午后低热,倦怠乏力,右胁痞满隐痛,厌油、纳呆、便溏,舌红苔白黄厚【肝功:总胆红素45单位,谷丙转氨酶200单位,谷草转氨酶110单位】证属:湿热黄疸(湿重于热)治以和解清热,利湿化浊,方用小柴胡汤合茵陈15g五苓散加减,处方:柴胡10g黄芩12g法夏10g泡参30g茵陈15g泽泻10g云苓15g滑石15g麦芽30g建曲10g广合香15g炒川楝12g甘草3g生姜两片,水煎服。上方服两剂后,病员精神明显好转,饮食增加,厌油减轻,然身目及小便仍黄。继续服上方20剂后黄疸消退,诸症缓解,一月后复查肝功各项指标均正常,痊愈。

按:余认为黄疸患者多因精神抑郁,情志不畅,肝气郁结而致肝失条达,气失疏泄,气机郁滞失通和,肝郁及脾,脾失健运,蕴湿壅阻中焦,脾胃升降失常,胆汁输送排泄障碍,浸淫血络,溢于肌肤而使然,故以小柴胡汤合茵陈五苓散加减而愈。

可见,小柴胡汤的运用并不局限,余认为它具有“开关散”之功效,能疏利气机。一方之用,可通阴通阳,通上通下,通里通外,和顺全身。《伤寒论》有少阳病“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之说,而在临床实践中,人是有机结合的整体,五脏六腑气血阴阳之消长变化处在一个动态平衡之中,他脏之疾可从肝胆少阳经病变显现出来,而少阳经系病变也可以表现成他脏病变,故用小柴胡汤的和畅疏利之功可以治疗表面上不属于少阳证的疾病。临床运用小柴胡汤时,并非全都是为了和解少阳,只是取其调畅气机之意,使周身气机通畅,百脉得和。

8 胁痛(胆石症术后)

患者,男,42岁,2008年3 月初诊,该患者因胆结石于2007年5 月曾去白求恩医科大学行手术治疗后,经他人介绍来我诊所就诊。

证见:面黄无华,神疲乏力,右胁胀痛不舒,心悸,心烦,口苦,咽干,口干不欲饮,时有恶寒发热,小溲色黄,大便秘结,舌质红,苔黄,脉弦滑。治以和解少阳,舒肝利胆;方用小柴胡汤加减。处方:柴胡、半夏、黄芩、龙胆草、元胡各15 g,金钱草,川楝子各20 g,生姜10 g,1剂/d,水煎服,7剂,右胁胀痛减半,口苦、咽干消失,食欲大增,大便一日一行,小便略黄,效不更方,继服上方7剂,诸症消失,至今未复发。

【按】本例患者为手术取石,证属少阳经邪未解,且又耗伤气血,故诸证蜂起;方中诸药配合,使少阳胆经通利,出入有序,病除身安。

9 痄腮(流行性腮腺炎)

患者,男,6岁,于2008年4月8日就诊,患儿3 d前发热,恶寒,咽痛,时有咳嗽,大便秘结二日未行,左腮部红肿,面色红,舌红,苔薄黄,脉数有力。治以和解少阳,清热解毒。方以小柴胡汤加减。处方:柴胡、黄芩、丹皮各10 g,生姜、甘草各5 g,板兰根、大青叶各14 g,栀子7 5 g。每日一剂,日服3次,并以金银花麦冬各10 g代茶饮。连服3次,热以退,腮部红肿明显消退,守上方又进3剂,病告痊愈,并嘱患儿继服金银花、麦冬代茶饮一周。

【按】本病系由外感邪毒经口鼻而入,雍滞经脉,聚积足少阳胆经所酿成。此邪在半表半里。故投以清透和解之品为治。

10 呕吐(胃肠神经官能症)

患者,男,42岁,于2007年5月13日 就诊,患者于2007年1月行胃次切手术后,食后恶心,呕吐,呕吐物为胃内容物,痛苦不堪,西医诊断为“胃肠神经官能症”,投以口服维生素E、B6等药,未见好转,故来我诊所求医。

诊见:神清、表情淡漠,形瘦神疲,面黄无华,舌质淡少苔,脉弦细,投以小柴胡汤以扶正祛邪,和解少阳。处方 :柴胡、鸡内金、人参、竹茹各15 g,黄芩20 g,生姜、甘草、砂仁各10 g,大枣5枚。连服7剂,恶心、呕吐大减,效不更方,再进7剂,诸症消失。

【按】本例患者因溃疡病于同年1月行胃切除术,由于胃气过于虚疲,造成正气虚弱,外邪乘虚侵犯少阳胆经致使胆经郁滞,故方用柴胡以散邪透热,疏肝利胆。

小柴胡汤证和解少阳,为广大医者所熟悉,我们体会是:凡临床见有肝气郁结等的病机者均可使用。少阳证不必悉具,只要认真随证加减,恰当用药,均能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11 便秘

王某,男,35岁,职业:个体工商户,近日来大便干燥,小便频,食欲减退,嗳气,四肢发凉,面有忧容,腰酸痛,房事消沉,耳鸣时响,苔薄白,两手脉俱沉细。

辩证:肾阳亏虚,无力传送,治法:补助肾气,温阳通便。

处方:济川煎加减。

肉苁蓉30g,巴戟天15g,怀牛膝15g,当归10g,麻子仁10g,泽泻6g,升麻3g。

二诊:服药5剂,毫无寸功,排便反而更加艰难,小便黄赤,胃胀满,情绪烦躁,失眠,面红目赤,耳鸣加重,舌红苔黄,脉沉细弦。笔者自思:四肢发凉,腰酸耳鸣,房事消沉,脉沉细,一派肾阳亏虚之象,缘何用药无效?忽然想起张景岳“独处藏奸”之说,于是详察脉象,两手脉虽然沉取始应,但沉取不绝搏指有力,且有躁扰不宁之象。又想起《伤寒论·148条》“伤寒五六日,头汗出,微恶寒,手足冷,心下满,口不欲食,大便硬,脉细者,此为阳微结……脉沉,亦在里也……脉虽沉紧,不得为少阴病……可与小柴胡汤”。最后详问起病之因,原来由于生意不佳,着急上火而致本病。于是恍然大悟,原来此乃肝胆气郁,少阳枢机不利,阳气不得畅达之证,少阳枢机不利,阳气郁闭于内,不能调达肠胃,则大便干燥不畅,食欲减退;阳气郁闭于内,不能外达四肢,则手足发凉;不能温煦宗筋,则房事消沉;阳气郁闭于内而不外泄则化火,少阳郁火循经上扰耳窍,则耳鸣;阳郁于内,不能宣达气血以上升,则脉沉,不能鼓动气血以充盈脉道,则脉细;误服补阳之药,故导致诸症加重。因此改用小柴胡汤加减:

柴胡30g,黄芩15g,栀子10g,决明子15,枳壳10g,生半夏10g,党参10g,炙甘草6g。

三诊:服药7剂,大便已通但有排不净之感,时而胃胀,舌红苔白,脉细,改用四逆散加减。柴胡15g,生白芍15g,栀子10g,枳壳10g,佛手10g,炙甘草6g。

四诊:服药7剂,诸症消失。

总之,小柴胡汤的功效和作用远远不止上述病证,但只要抓住“少阳郁热,克犯胃土”之病机特点,即可放胆应用,“知其要者,一言而终;不知其要,流散无穷”,此之谓也。

更多与“小柴胡汤的功效与作用”相关的文章如下:

  • 小柴胡汤的功效与作用,小柴胡汤加减运用医案一文由发表,如发布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站长邮箱:fajueziyuan@qq.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