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状疱疹的中医治疗方法

摘要:全国名老中医刘复兴教授,对带状疱疹的治疗有着丰富经验。刘复兴教授将带状疱疹分为4个证型进行治疗,经过多年临床实践,疗效确切、安全有效。笔者近年来运用刘复兴教授的临床经验治疗带状疱疹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同时,也有新的體会。
关键词:带状疱疹;刘复兴教授;治疗经验;运用体会
刘复兴教授是全国第三批国家级名老中医,是云南省中医医院皮肤科的创始人。笔者通过学习刘复兴教授治疗带状疱疹的经验,并用于临床,取得了较好的临床效果。
中医学将带状疱疹称为“缠腰火丹”、“蛇串疮”、“蜘蛛疮”等,刘老认为本病初期多为湿热火毒,后期多是正虚血瘀夹湿邪为患。因发病部位多在体侧,皮疹单侧分布,体侧属肝胆二经循行之处,故本病与肝胆二经关系密切。在发病过程中以“气血不畅”为主病机,初期以湿热火毒阻滞,气滞血瘀为主,后期以气虚血瘀或肝阴不足,气血不畅,虚实夹杂为主,故行气活血之法必须贯穿始终。治疗时应以“止痛”为关键,同时注意“祛邪”与“扶正”并重,标本兼治,求本为要。
  1 辨证论治
根据刘复兴教授经验,本科将带状疱疹分为4个证型进行论治[1],经过多年实践,证明,对于带状疱疹有着良好的疗效。
1.1肝胆湿热证证见皮肤潮红,疱壁紧张,疼痛剧烈,伴有口苦咽干,烦躁易怒,小便黄,大便干,舌质红,苔黄,脉弦滑。治法:清热利湿,活血止痛。方药:龙胆泻肝汤加减。龙胆草当归、炒柴胡、炒栀子、炒黄芩、川木通、车前子、制乳香、制没药、蒲公英、全蝎、蜈蚣。
运用体会:本证是带状疱疹初起较为常见的证型,病性以实证为主。多在发病初期,体质壮实的患者多见。刘老以龙胆泻肝汤清泻肝胆实火。抓住病机的根本,辅以乳香、没药加强行气止痛之功效。;全蝎咸寒,搜风通络止痛之力较强,对于疼痛较重的患者,于配方中给予5~10 g,焙干后分次冲服,《本草纲目》记载“蝎,足厥阴经药也,故治厥阴诸病。诸风掉眩、搐掣,疟疾寒热,耳聋无闻,皆属厥阴风木,故李杲云,凡疝气带下,皆属于风,蝎乃治风要药,俱宜加而用之。”蜈蚣祛风,定惊,攻毒,散结,通行十二经脉,引药直达病所,同时因其性温,可佐制龙胆泻肝汤苦寒之性,是刘老喜爱使用的药物。本方功专力强,治疗时应当中病即止,防止久服寒凉损伤脾胃。
1.2脾虚湿盛证证见皮肤淡红,疱壁松弛,疼痛较轻,纳差或腹胀,大便溏,舌质淡,苔白厚或白腻,脉沉缓。治法:健脾利湿,活血止痛。方药:三仁汤加减。杏仁、生苡仁、白蔻仁、厚朴、法半夏通草、淡竹叶、土茯苓、生蒲黄(包)、五灵脂川芎、蜈蚣、全蝎。
运用体会:三仁汤出自《温病条辨》是治疗湿温初起及暑温夹湿之湿重于热的方剂。本方气行则湿化以白蔻仁、法半夏芳香化湿,行气宽中、畅中焦之脾气;薏苡仁健脾利湿,;通草及淡竹叶通利小便,使湿热从下焦而去。三焦分消,健脾利湿,刘老常用于治疗带状疱疹湿重于热,属于脾虚湿蕴的患者。[2]本方组方精妙,性平温和,调和脾胃,尤其适合于脾胃不和及老年脾胃虚弱的患者。证见脾虚湿蕴兼有脘腹胀满,不思饮食,口淡无味,恶心呕吐,嗳气吞酸。临床疗效较为肯定。笔者受次启发用平胃散进行加减,以燥湿运脾,行气和胃,也有较好的疗效。平胃散与小柴胡汤相配称为柴平汤。用小柴胡汤以和解表里,平胃散以健脾制湿,二方合而为一对于有少阳证,同时兼有脾胃不和的患者也有较好疗效。
1.3气滞血瘀证皮疹减轻或消退后,局部疼痛不止,难以忍受,舌暗红,苔薄白,脉弦涩。治法:益气活血,通络止痛。方药:补阳还五汤加减。生黄芪、当归、白芍、赤芍、生地、炒黄芩、川芎、制乳香、制没药、全蝎、蜈蚣、甘草、八角枫等。
运用体会:本方多用于带状疱疹后期,皮疹疼痛兼有气血亏虚的患者。带状疱疹后期,湿热之邪已去,正气亦虚,经络不通,故疼痛不适。运用本方时,笔者认为,患者舌、脉象是辨证要点:一般舌质较淡,伴有瘀点或是舌下静脉迂曲;脉象较为细弱。
1.4肝阴不足证皮疹减轻或消退后,留色素沉着斑,感疼痛难忍,口干,舌淡红干,苔薄少津,脉弦细。治法:益气养阴,通络止痛。方药:一贯煎加减。北沙参、当归、生地、枸杞麦冬、川楝子、川芎、炒黄芩、生蒲黄(包)、五灵脂、制乳香、制没药、蜈蚣、全蝎。
运用体会:本证是刘复兴教授40余年的临床经验总结。刘老观察到一部分患者在带状疱疹后期皮疹虽然消退,但从舌脉象看瘀血不明显,反有阴虚之象如口干欲饮,心烦不适。刘复兴教授依据“久病大病宜养阴”而选一贯煎。该方出自《续名医类案》,主治肝肾阴虚,肝气郁滞证。辨证要点为胸脘胁痛,吞酸吐苦,咽干口燥,舌红少津,脉细弱或虚弦。方中配伍少量川楝子,性虽苦燥,但入大量甘寒养阴药中,则不嫌其伤津,反能疏泄肝气,以利于气机条畅,使补中有行,补而不滞。诸药合用,疏肝于柔肝之中,使肝阴得养,肝气得疏。本证的关键病机在于病程后期,气阴两伤,气机不畅,肝气瘀滞。
1.5其他除了以上四个证型,纵观刘复兴教授医案及其弟子处方用药,对于带状疱疹初起,部分湿热之象不明显的患者,此时如用龙胆泻肝汤则过于苦寒,容易损伤脾胃。应当考虑风热犯表之证,故刘老自拟贯防汤以辛凉解表,解毒通络。方药:贯众30 g,防风15 g,粉葛15 g,滇重楼30 g,前胡15 g,蜈蚣2条。刘老认为:贯众性味苦,微寒;清热解毒。防风辛、苦,微温;祛风解表,胜湿,止痛,解痉。粉葛甘、辛、凉;发表解肌,升阳透疹,解热生津。三药为君,辛凉解表。滇重楼苦、微寒;清热解毒,消肿止痛,息风定惊,为臣药,与君药相彰,辛开苦降。前胡:苦、辛,微寒;降气祛痰,宣散风热,为佐药。蜈蚣辛、温;有毒;息风止痉,解毒散结,通络止痛,为使药以防苦寒太过,且有解毒止痉之效。为辛凉解表之平剂[4]。
运用体会:本方主要用于皮肤病属风热犯表者,辩证要点以时感畏寒,或发热微汗,舌质红,苔薄白,脉浮数等。运用本方时,以患者舌苔不腻,湿热之象不明显,兼有外感畏寒发热之征为最佳。

 2 药对运用
疼痛是带状疱疹最主要的临床表现,也是患者最痛苦的症状,刘复兴教授对于不同性质的疼痛,常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采用不同的药对,如:
2.1活血止痛药對如桃仁、红花、川芎等,适用于刺痛,疼痛固定不移,疼痛较轻者。
2.2通络止痛药对如乳香、没药、蒲黄、五灵脂,适用于病位较深,疼痛较重者。
2.3重镇止痛药对如牡蛎龙骨、代赭石、珍珠母,适用于疼痛较重,严重影响睡眠及引起血压波动者。
2.4毒麻止痛药对如蜈蚣、全蝎、地龙,适用于损伤较重,疼痛严重者。
2.5缓急止痛药对如白芍、甘草,取其酸甘化阴,适用于阴液损伤失于濡养,不荣则痛者。
2.6特殊用药八角枫,为云南本地药材,功善祛风湿、通络止痛,为风湿痹证科用药。刘老认为八角枫功善祛风湿止痛,不仅有一定解表之力,还善走经络,长于疏通经络止痛。为治疗带状疱疹神经痛经验用药[5]。根和皮药效最好。但是八角枫有小毒,过量使用常常会出现头晕、呕吐。目前,市面上所用药物多为八角枫之根,毒性较大,虽小剂量使用也有明显呕吐作用。故多以外用为主,入外用汤剂之中,加强活血化瘀理气之功效。
  3 外治法
清代吴师机在《理瀹骈文》中说“外治之理,即内治之理”,也包含了皮肤病外病内治及外病外治的理论。刘复兴教授认为皮肤病外治一是应用药物、针灸等治法,使药直达病所,而使病愈;二是皮病外治,通过药物透皮吸收,调理经络、气血、脏腑而治皮病之因使病愈。所以在治疗带状疱疹时,常常使用外用药以增强疗效,常用的外用方是其自创的消炎止痒散及消炎止痛散。使用方法如下。
3.1消炎止痛散[组成]龙胆草、白头翁苦参、仙鹤草各等分。[方义]白头翁:清热,解毒,凉血;龙胆草:清热燥湿,泻肝火;仙鹤草:收敛止血,杀虫;苦参:清热燥湿,祛风杀虫。全方共奏:清热燥湿,解毒止痒之功效。
3.2消炎止痛散[组成]桂枝、透骨草、三棱、莪术、八角枫、昆明山海棠各等分。[方义]桂枝温经通络;透骨草祛风、除湿、舒经、活血、止痛;三棱破血祛瘀,行气止痛;莪术行气止痛,破血祛瘀;八角枫祛风、通络、散瘀、镇痛;昆明山海棠:祛瘀通络。全方共奏温经通络,祛瘀止痛之效。
急性期炎症明显,皮疹以水疱为主时,一般以消炎止痒散加减;炎症消退或后期,皮疹结痂,疼痛为主时,以消炎止痛散加减。
加减运用:根据病因不同,刘老在上述两方中加减药物以进一步提高疗效:。痛因寒甚者加川乌、草乌、川芎、灵仙;痛因热甚加生大黄、生栀子、冰片;水疱多者加苦参、紫草
  4 注意事项
蜈蚣虽可以开瘀解毒。“凡疮疡诸毒皆能消之,”但以下情况应当慎用或忌用[6]。
4.1孕妇慎用蜈蚣有杀灭孕卵的作用,故孕妇当慎用。
4.2大疱、流滋多者禁用蜈蚣搜风走窜之力强,对水疱多、流滋多者,用之会加重渗出或破溃,应当慎用。
4.3对蜈蚣过敏者禁用应用本品皮肤痒甚、环形红斑者,禁用蜈蚣。
4.4在使用虫类药时,要辨证明确,选药确当,注意配伍,剂量,疗程,对毒性大的药物,使用应当谨慎,掌握邪去而不伤正。
5体会
带状疱疹虽是皮肤科常见疾病,但是多年来学习刘复兴教授及弟子治疗经验不难发现,刘老治疗时方药灵活,不拘于定式。根据患者情况随证加减用药。对于药物之性运用自如。重视患者脾胃及全身状况。是值得我们年轻一辈学习的经验。
对于带状疱疹的治疗,本病初期主要的病机还是以湿热为主。治疗上应根据湿与热之孰轻孰重,正气之盛衰,随证立法,依法定方。同时注意患者体质、脾胃及对药物耐受的情况,选方用药。对于湿热较重,同时体质较为强健的患者,急则治其标,当清热除湿以迅速缓解患者病情。但要注意中病即止,攻邪之法不可久用。对于脾胃不足的患者重心应当调整脾胃功能,助其运化,调其升降上下功夫。可用三仁汤,柴平汤等,药物多用苍术、厚朴、陈皮、法夏、藿香、石菖蒲等运脾化湿,芳香醒胃,以利升降之药。病程后期,多以“血瘀”为主,着眼点应该重点考虑“止痛”,药物主要以活血化瘀、理气止痛为主。但是要注意到这类药物容易耗气伤津,故在治疗的同时,还应该注意养阴。做到祛邪不忘扶正,理气不忘护阴。
刘复兴教授行医40余年来,对于带状疱疹的发病及诊治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不仅总结前人经验,同时又发展创新,提出了独具特色的理论见解,笔者近年来根据其经验治疗多例带状疱疹患者,收到了较好的疗效。
参考文献:
[1]刘复兴,秦国政.善用虫药攻克皮肤疮疡顽症——刘复兴学术思想与临床经验集[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29-133.
[2]李丽琼,欧阳晓勇.刘复兴临证经验拾零[J].云南中医中药杂志,2001,22(2):3-4.
[3]欧阳骁勇.当代中医皮肤科临床家丛书——刘复兴[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9-30.
[4]欧阳晓勇,李丽琼.刘复兴学术思想点滴[J].云南中医中药杂志,2001,22,(5):7-8.
[5]欧阳晓勇.刘复兴用药鳞爪[J].安徽中医临床杂志,2000,12(1):7-8.
[6]欧阳骁勇,李丽琼.刘复兴运用虫类药经验[J].云南中医中药杂志,2003,24(2):8.

相关文章:

  • 带状疱疹的中医治疗方法一文由发表,如发布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站长邮箱:fajueziyuan@qq.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