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经》的“天医”“神药”“天父地母”说

《太平经》是道医的重要经典,该书隐含的丰富的道医学内容,代表着早期道医宝贵的思维方式和理论体系^

《太平经》珍视人的生命,认为疾病既是人民所遭受的痛苦,也是引发邪恶之根 源。云:“疾病鬼物者,乃邪恶之阶路也,贼杀良民之盗贼也”(王明.太平经合校. 北京:中华书局,1960)。《太平经》坚信,若及时清除体内的疾病隐患,生命将得 到保障、也就能颐享天年,《钞》壬部如此说到:“身能自除其疾病,各竟其天年, ……而身有疾病,被灾不能祓去,或夭年而死”(同上)。

《太平经》一书中始终贯穿着“天医”观念。认为,人若潜心修道便可感动神衹,天医将会降临人间,为善人施予除病却灾。云:“天医自下,百病悉除,因得老 寿”(同上)。《有功天君敕进诀》更描绘了这样的场景:天君将一群犯有渎职罪的神 祇贬斥到人世间为凡人卖药治病,长达十年之久,“天君欲不惜诸神,且未忍相中伤。教谪于中和地上,在京洛十年,卖药治病,不得多受病者钱”(同上)。

为什么将“卖药治病”作为责罚仙人的方式呢?

首先,谪仙降人凡世卖药治病说明《太平经》对医术(行医问药)比较重视, 同时也折射出世人的行医风俗。秦汉时,民间多流传谪仙卖药救人的说法,如《列仙传》就载有多位以卖药示人的神仙形象,如安期先生、瑕丘仲、崔文子、鹿皮公、 黄阮丘、玄俗等皆卖药都市。另外,古人深信圣人(神人)素好隐居医卜,如《史 记-日者列传》所述贾谊之言:“吾闻古之圣人,不居朝廷,必在卜医之中”。故 《列仙传》载:范蠡“佐勾践破吴”、成就大业后,遂变易姓名、“兰陵卖药”(《道藏》北京: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东方朔则“卖药五 湖”、“以避乱世”(同上)。

其次,“卖药治病”被作为惩罚手段也折射出当时社会可能正遭受疾疫的困扰, 据载,历史上的较普遍的大疫,以东汉末年事最令人惊心。当时疾疫的大规模流行, 致使人口锐减。东汉中后期(特别是桓帝、灵帝和献帝时),当时社会上频繁爆发各 种瘟疫疾病。据史料记载的不完全统计,这段时期(计66年间)发生的“大疫”, 竟多达九次,此外一些地域性流行病也呈蔓延趋势。

再次,这也暗示《太平经》所载部分经文承担着济民救命的美好愿望。作者反 复宣讲,经文乃由天师口述亲传、上达天命。天君体恤人间百姓,济民众之忧苦,派 遣天仙治疗疾病,拯救百姓脱苦痛之厄。故而,治病是否灵验就被视作鉴别真道的符 验之一。这一点从其他经文中也得到体现,《太平经·真券诀》云:“试而即应,事 有成功,其有结疾病者解除,悉是也。试其事而不应,行之无成功,其有结疾者不解 除,悉非,非一人也。……可勿怀狐疑,此即召信之符也。……名此为真券,慎勿 遗,无投于下方,以为诀策书章”(王明.太平经合校.北京:中华书局,I960)。 所谓“结疾病”意指痼疾,也就是较难治愈的疾病。引文将可否治愈痼疾视作检验 真道的证据。并且,《太平经》称这类经文是上天的召信之符,反复交待应妥善保 管、做到物尽其用。

陈寅恪先生曾说:“本草药物之学出于道家”(陈寅恪.天师道与滨海地域之关 系.载氏著.陈寅恪先生论集(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所特刊之三).台北:商务印书 馆,1971.297.)

这一论断乃属真知灼见。先秦神仙家及后世道教素有服食药物以轻身成仙的传 统。《淮南子·修务训》:“古者民茹草饮水,采树木之实,食赢蚌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于是神农乃始教民播种五谷,相土地(之)宜、燥湿肥境高下,尝百草之 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辟就。当此之时,一日而遇七十毒。”《淮南子》源出道家者流,神农氏也多为历代道门所依托。此外,《汉书?郊祀志》也载汉武帝“复 遣方士求神人采药以千数”。更耐人寻味的是,秦汉时的神衹形象多以卖药人世示 人。《太平经》秉持了这一古老的神药观念,并予以扩展和丰富。认为,“草木有德 有道而有官位者,乃能驱使也,名之为草木方,此谓神草木也。治事立愈者,天上神 草木也,下居地而生也。立延年者,天上仙草木也,下居地而生也。治事立诀愈者, 名为立愈之方;一日而愈,名为一日而愈方;百百十十相应愈者是也。此草木有精 神,能相鸮使,有官位之草木也;十十相应愈者,帝王草也;十九相应者,大臣草 也;十八相应者,人民草也;过此而下者,不可用也,误人之草也。是乃救死生之 术,不可不审详。方和合而立愈者,记其草木,名为立愈方;一日而愈者,名为一日 愈方;二日而治愈者,名为二日方;三日而治愈者,名为三日方。一日而治愈者方, 使天神治之;二R而治愈者方,使地神治之;三日而治愈者方,使人鬼治之。不若此 者,非天神方,但自草滋治之,或愈或不愈,名为待死方。……此救死命之术,不可 易,事不可不详审也”(王明.太平经合校.北京:中华书局,I960)。《太平经?生 物方诀》云:“生物行精,谓飞步禽兽跤行之属,能立治病。禽者,天上神药在其身 中,天使其圆方而行。十十治愈者,天神方在其身中;十九治愈者,地精方在其身 中;十八治愈者,人精中和神药在其身中。此三者,为天地中和阴阳行方,名为治疾使者”(同上)。认为神药还来源于生物之体:治愈率达100%说明天神方在其体内; 90%就是地精方在其体内;80%就是人精中和神药在其体内。它们均可称作“治疾使。

最有价值的是,在《太平经》中,金石矿物的使用多与丹符相联系。《丹明耀御邪诀》云:“丹明耀者,天刻之文字也,可以救非御邪”(王明·太平经合校[M]. 北京:中华书局,I960)。所谓“天刻之文字”,就是指丹书之符(亦称“天符”)。 《太平经》认为,天符具有治病之功效。如《要诀十九条》中第十八条指出:“欲除 疾病而大开道者,取诀于丹书吞字也”(同上)。这就是说,祛除疾病、体悟真道取 决于吞服丹书之字。所谓“丹书”,即以朱砂为原料书写而成的天符(《太平经》又称 作“复文”)。朱砂,古人亦称丹砂、辰砂、汞砂等,《神农本草经·卷中?玉石部上 品》对其介绍说:“治身体五脏百病。养精神、安魂魄,益气,明目,杀精魅邪恶 鬼。久服通神明不老。”

朱砂的使用可追溯至上古时期。古人将朱砂视作类同于生命的元素,是精力旺盛 的标志。故一些重要的文字符号要用朱砂来书写,认为如此才具特殊效力。此从汉墓 出土的各种铭文及东汉道符均大多用朱砂书写即得明证。另据现代医学证实,朱砂具 有健脑安神、清心镇惊、解毒强身等药理作用,可用于诊治失眠、慢性精神分裂症、 咽喉肿痛、皮肤溃疡等诸多疾病(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等.中药志(第四 册).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1.240 ~241)。古人若服食朱砂写就的符文,使这 类微量元素被人体吸收、药性得以挥发。

《太平经》说:“元气怳惚自然,共凝成一,名为天也;分而生阴而成地,名为 二也;因为上天下地,阴阳相合施生人,名为三也。三统共生,长养凡物。”此论述 可以看作是《太平经》对《道德经》第四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 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的诠释。值得注意的是,当今学者在注释这 段论述时,大都将其中的“三”释为阴气、阳气和冲气(或和气),以为阴气、阳气 和冲气三气生成万物,也就是指天地间阴阳之气相互作用产生万物。然而,在《太 平经》中,虽然也讲太阳、太阴、中和三气,但是,长养万物的“三”是指天、地、 人;天地阴阳相合产生人,然后,天、地、人共同长养万物,这就是“三统共生, 长养凡物”。《太阳经·起土出书诀》更进一步说:“夫天地中和凡三气,内相与共为 一家。反共治生,共养万物。天者主生,称父;地者主养,称母;人者主治理之,称 子。父当主教化以时节,母主随父所为养之,子者生受命于父,见养食于母,为子乃 当敬事其父而爱其母。”强调“天父地母”以及由此所化生的“人子”共同生养万 物,实际上反映了天、地、人共为一家的生态伦理的思想。《太平经》认为,天地不 仅有生养功能,而且也会行生杀与惩罚。《太平经鈔》壬部说:“天与君父主生,此 太阳之长也,生之祖也。天不欲生,物不得生,父不欲施,物亦不得生,君不欲生, 物亦不得生,故天与君父主生。夫君父常念生,不乐杀者,凡物尽生。一念杀者一物 死,十念杀者十物死,百念杀者百物死,自此至万念,皆若此矣。地母臣承阳之施, 主长养万物,……念一不长养,则一物被伤,十念则十物伤,百念则百物伤,自此至 万,乃若此矣。”对于人来说,作为天地之子的人,如不顺从天地,就会遭到天地的 惩罚。当今中国人在了解到西方人关于大地母亲以及自然界对于人破坏自然的报复的 理念时,无不为之深刻而感触颇多。著名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有重要著作《人类与大地母亲》,认为地球是人类的大地母亲,人类是大地母亲养育的孩子——诸多 生命物种中的一员;他还警告说:“人类,这个大地母亲的孩子,如果继续他的弑母之罪的话,他将是不可能生存下去的。他所面临的惩罚将是人类的自我毁灭。”恩格 斯说:“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 都报复了我们。”殊不知这样的理念早在《太平经》中已经以宗教的方式提出来了, 这本身就足以说明《太平经》中的道家思想对于当今的生态思想具有重要的意义。

  • 《太平经》的“天医”“神药”“天父地母”说一文由发表,如发布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站长邮箱:fajueziyuan@qq.com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